Ðộṱ2ᶄ

查看个人介绍

可 以 不 看 这 些 瞎 话

昨晚上在没开窗的房间里闷的偏头痛又犯了就突然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头痛药啊,吃了就能缓解,而且那个东西对我还蛮有效的,可能里面也包含了一些心理暗示,吃下去没过多久就不会痛了,这种情况肯定好过疼得疯狂抓床架,集训那会儿后期基本有一丢丢依赖感了,仔细想想那段时间因为杭州太冷我感冒也有点严重,说不定也只是并发的病毒性脑炎……?哇,那个时候真的是,不吃药的话疼的什么也做不了,思维和五感都是混沌的,脑子里只剩下“我靠好疼”一个念头,疯狂爆生理性眼泪,躺在床上也睡不着,反而要是通过挠砸木制床架弄伤自己的话,其他地方的疼痛可以分散对头痛的注意力,这么一想可能xi du人员在fan yin的时候可能会弄伤自己也包含这个原因?(我瞎猜的,有别的原因:p
所以说“简单易行的逃避方案”真是很诱人,但一般这种途径后面的副作用也很大,不仅仅限于我上面讲的那些,对很多事情都是适用的
人(簧)文(图)博主又在胡言乱语了
本能和人类理性的对抗,哇,简直是大家都喜欢看的桥段,ABO设定就是把本能极端放大,放大本能和理性的冲突,所以这个设定只要不瞎写怎么都好嗑。在被支配的边缘疯狂摩擦.jpg
对抗还有另一种模式,哨兵向导,不像ABO那样有,呃,热氵朝期,似乎生理设定上更自由一丢丢,但是本能仍然是被放大的,还有一大堆更具人性约束性衍生设定,啊就有一种“在被支配的边缘大鹏展翅.jpg”的感觉
简单说我想看向导淦哨兵(你
没人说向导不能淦哨兵对不对,怎么好像大多数文里面大家都默认向导是接受方,哨兵向导类型根本无关性别只是个精神or肉身上能力区分而已哎
咱们想想失控边缘几近崩溃的哨兵被向导一边安抚一边七进七出(?)难道不ojbk么
忄生高氵朝之后短暂的脆弱感让肉身上通常作为守护者一方的哨兵被守护一波多美妙啊

这种情况下还满脑簧色废料我觉得我好厉害噢
咦,也就是说BDSM是一脚跨进被本能支配的深渊还跳踢踏舞的典范
好好噢(喂

评论(2)
热度(6)
 
©Ðộṱ2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