Ðộṱ2ᶄ

查看个人介绍

是很久之前写的德猹同人文,attention刚出的时候

突然翻到的,瞎修了修想放出来见见光(。
从以前就很喜欢在“两个人都是直男”的前提下写这种没啥cp感的暧昧向了
我喜欢写没cp感的cp文(喂

==================

Shawn只是在直播途中瞟了眼chat,然后就被发言里那一串儿小红心吸走了注意力。

好吧,准确的说是被那个名字吸走了注意力。

他只是在演唱途中对着屏幕笑了一下。一切结束后,他才捞起手机点开通讯录里那个C开头的名字。

-有时间?

对方很快发来了回复,Shawn甚至没来得及退出页面。

-正在和无糖食物一块儿忍受年度烂片。

Shawn在看见“无糖食物”这样的字眼时真正短促笑了出来,他当然知道这位可怜人曾经在节目里埋怨过什么。

-那么要不要和你的朋友一起享受愉快的锻炼时光?

-去你的,Shawn。

19岁的年轻人看着屏幕上迅速的回复幅度很小的挑了一下眉毛,拇指悬在屏幕上,在那个简短的句子上划着圈。

很快他等来了又一声提示音。

-现在?还是上次的健身房?

悬着的拇指落在屏幕上快速的按动,天知道年轻人他有多得意。

-当然

他说。

Charlie的确曾在节目上说过他很羡慕Shawn的肌肉,但说实在的,自己练起来真的没有看上去那么容易。

该死,这个未成年人无论是身高和身材都比他完美上那么一截。

噢,Shawn还比他年轻。

耳机里传来他的列表里随机播放到的mercy,他本想换掉,但他因为拉力器和俯卧撑而酸痛的胳膊不允许他做“把手抬起来再伸进裤兜划开锁屏”这么高难度的动作,事实上,他全身都不允许他做这么高难度的动作,所以他干脆瘫在躺椅上听了下去。

他一直不明白,一个小孩儿怎么会有那么撕心裂肺的歌,就好像他被同一个姑娘甩了十次一样,这样的歌还不止一首,暗恋,失恋,乞求,挽回,几乎被他唱了个遍。

“我爱你你不爱我”“我们曾相爱但现在不了”的确是歌手创作的一个主题,但Shawn的似乎太密集了点儿。

所以在年轻人跳下跑步机,转身走向他,并朝一小滩Charlie伸出手的时候,Charlie问了出来。

Charlie看见对方的表情有一瞬间的迷茫,然后是思索的神色。于是Charlie没有接那只手站起来,而是就维持着一小滩自己,用那双混合上一些散乱环境色的棕绿色眼睛看着背光的Shawn。

“这不好描述,那些歌…”年轻人似乎为谈论自己的歌而感到有些尴尬,他收回手扶着自己的颈侧,就好像那块儿皮肤突然发痒了一样,“…这么说吧,它们不是写个某个具体的个体,而更像是写给一个形象,一个符号……好吧,你可以理解为,我在现实的基础上,幻想出那么一个女孩儿。”

Charlie很快抓住重点,“现实的基础上?哇噢。”

Shawn用力闭了下眼把他拉起来,把脸上带着笑的一摊烂泥推到跑步机前。

“胡思乱想的时候肌肉可不会自己长出来,Charlie。”

他说的那么义正言辞,就好像不听他的就是罪过。

从健身房浴室的隔间出来的时候Charlie一边擦头发一边问Shawn有没有去喝一杯的打算,Shawn看着他一头乱七八糟的短发,摆了个无奈的表情。

“喝什么,牛奶?苏打水?”

Charlie笑起来,似乎这个答案就是他问问题的目的,“真抱歉,我忘了好孩子在晚上是该乖乖上床睡觉的。”

Shawn发出一声不认同的哼声。

最后他们去了Charlie的家,没有谁做决定,只是就那么自然的聊着天就到了地方。

“记得给你父母打个电话,小姑娘。”打开门时Charlie的句子也轻飘飘的进了Shawn的耳朵。他那么得意,就好像他就只能从年龄这上面获得点儿心里满足似的,Shawn的角度能看见他愉快的眼睛都眯了起来,上下睫毛重叠在一块儿,被室内的暖色灯光在下眼睑上打下一片阴影。

之后的记忆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模糊的,他们都有点儿醉,毕竟私人空间的放纵不可避免。

宽大的液晶屏里播放着纪录片,好像是关于蓝鲸的,他们其中一个人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随手关了客厅的灯,或许是在那个“亚洲猛鬼实录”开始的时候,Charlie猜想着。

随着蓝鲸游动的镜头,解说隐去了声音,这让两个人之间只有海水鼓动的白噪音和对方的呼吸,高保真的画面将深海的蓝投射在墙壁和两个人身上,就好像他们真的在海里沉浮。

Shawn的脑子里略过很多,各种电影里深海的镜头在他脑子里交替,断续的唤醒他拍摄mercy的mv时的记忆,他感觉身边的空气越发粘稠而安静,昏昏沉沉的闭上眼睛,感觉自己随时会睡去。

没来由的,Charlie的眼睛也出现在断续的画面里,Shawn不记得那些关于Charlie的眼睛的记忆是从哪儿来的,可能是他的油管视频,可能是他的snapchat,也可能来自平时的视屏通话,他只觉得这没道理,Charlie的绿眼睛跟深蓝的画面相比太过突兀,这种联想毫无可能。

但那双眼睛就是愈发鲜明,慢慢的他一团浆糊的脑袋里只剩下晨雾中森林的颜色。

他感觉自己在下沉,一种矛盾的下沉,身体还在原位,但似乎身体里有什么东西,一点点瘫软的沉了下去。

他在心里笑自己,这嗑了药一样的感觉,仅仅只是因为他在喝醉之后想起Charlie的眼睛?

“我们得想个对策。”Charlie突然说。

话题开启的太突然以至于Shawn有那么一两秒的思维停滞,拉回下沉许久的灵魂是个困难的事情,他缓慢睁开眼睛把头偏过去,几乎是呢喃着做了回答。

“……什么?”

Charlie也看着他,眼神里带着困倦,“我们不能就这么睡着,我可不想一觉醒来感觉……像是被卡车碾了一晚上。”

Shawn看见,那双被环境色染的失去原本颜色的绿眼睛和他之间有个暧昧的距离,不过实话说,他们之间的距离这么微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最后他们还是就那样睡着了,酒精带来的头痛和沙发上将就一晚带来的肌肉酸痛不可避免。

Charlie是醒来的比较早的那个,横在沙发上的他们俩几乎是叠在一块儿的,这姿势可太gay了,Charlie大气不敢喘的让自己尴尬了一会儿,最后动作尽量小的推开他身上的未成年人,跌跌撞撞的打算去洗个澡。

沙发上被留下的未成年人没睁开眼,他只是缓慢的,缓慢的躺平,把手盖在自己脸上,耳朵发红发烫起来。

之后不久,他们先后发布了新歌,颜色相反的单封,仿佛两个人灵魂互换似的曲风,Charlie都不好意思称之为默契,这该死的就像是对全世界宣布“我们就是这么一对儿”。

但是事实是他们的灵感来源都不在一处,歌曲的创作过程也是完全分开的,天知道这巧合究竟是什么操蛋的情况。

——短发还挺适合你。

Charlie在录音棚里打开手机看到的就是这么一条消息,他都还没来得及组织语言抱怨一下Shawn那看起来很肺部CT一样的ppt式mv,就收到了下一条。

——低热量低脂肪食品也很适合你。

他想都没想,点开对话框飞快的打字。

——怎么,你是在一边看我的mv一边骚扰我吗?你知道这听起来像个变态吧。

发送。

对面安静了一会儿,Charlie扭曲的感到一点儿胜利的喜悦,他没丢开手机,只是一遍又一遍点开对话框,又推出去,望着天花板发呆。

很久,掌心里的手机终于再次振动了一下。

——你穿皮衣可真新鲜。PS:我看完了

Charlie看着PS后的内容笑了一下,只打下一条简短的回复。

——我明天到多伦多,愿意当我的导游吗?

对方很快回过来。

——哇噢,几乎就要相信你是第一次踏进加拿大国土了。

一整句话都是大写,Charlie都能想象的到那抑扬顿挫的语调了。

END.

评论
热度(7)
 
©Ðộṱ2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