Ðộṱ2ᶄ

没准儿哪天就弃博了。

©Ðộṱ2ᶄ
Powered by LOFTER

凑一凑
是刚参的企划的狼人崽和被狼人崽疯狂勾搭的老师同学们
企划里各位都太帅了

以及我怀疑那个哲学老师是ff14玩家。

 
Heart On My Sleeve Mary Lambert

之前摸的。

我好想开车。

 

他在二十五岁那年自杀




8岁,一个下午。


他走在人行道上,暴露在阳光里原本深红深绿的地砖几乎被照射成白色,行道树强壮的根把砖块顶起来,像畸形的怪物铺了一地。


光里的怪物。


他手里的绿豆冰棍儿化了一些水流进手指的缝隙,回家得赶紧洗掉,他觉得糖水里黏黏糊糊还有颗粒感,不知道是不是招了灰。


有条杂毛野狗,颤颤巍巍抬起一条腿尿在路中的墩子上,阳光下的狗尿也看不出颜色,像水。


他路过墩子的时候一个小女孩儿毫不知情的提着白纱裙坐在墩子上,过一会儿她回家她妈妈可能会骂她,他这么想着把最后一口...

这周作业的效果图。

 

圣特雷萨的沉迷

你听见水流,你不知道自己是否睁着眼睛,但当环境足够黑暗,这些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你的皮肤告诉你,你被流体围绕着,包裹住你的缓缓流动着,温热的抚摸你身体每一处,你无法去形容你闻到了什么,那是一种很复杂的味道,你的鼻腔被填满,你的口腔被填满,你的肺被填满,你的胃被填满,你从体内被填满,你安稳的如处母胎,四周都是黑暗,你在其中沉浮。


你开始忘记,忘记睡前你往镜子上贴的纸条,忘记你的晚餐,忘记你下午解刨的那只青蛙,尽管它被你处理的很漂亮,你忘记你收藏的蝴蝶标本,忘记你客厅墙上悬挂的鹿角,忘记你养的蚂蚁,忘记你每周去喂的那只异瞳的长毛猫,你忘掉你为数不多的社交,忘记你你迄今为止贫瘠的人生。...